小小视频下载app

头像 通过admin

小小视频下载app

王语嫣狐疑的看了慕容复一眼,幽幽道,“她黑衣蒙面,我怎会知道人家长什么样。”

慕容复听着她话中的酸意,登时反应过来,她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。

想起自己此行前来参加银川公主招亲,她心里肯定是醋意颇重的,却一直没有表现出来,愧疚之余,也就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。

话锋一转,柔声道,“你刚中过十香软筋散,对身子损害极大,解毒之后,仍需好好调理一番。”

王语嫣眼中闪过一丝柔情,“我知道了。”

忽的想起了什么,又说道,“对了表哥,段正淳与阮星竹持拜帖前来拜访。”

“拜帖?”慕容复微微愕然,随即恍然,段正淳这么客气,多半是担心自己在他们与阿紫相认这件事上使什么绊子,不禁摸了摸下巴,自语道,“我是这样的人么?”

“什么样的人?”王语嫣不知道他为何有此一问。

“哦,没什么。”慕容复回过神来,沉吟半晌,说道,“就说我在闭关疗伤,什么人都不见,另外阿紫的事,我不会横加干预,让他们自己去跟阿紫谈。”

“好的。”王语嫣点点头,忍不住问道,“表哥,阿紫真的是段正淳女儿?那她不就是大理国的公主了?”

慕容复忽然古怪的看了她一眼,心道,岂止阿紫,就连你也是。

不过这事李青萝这么多年也没有说破,他自然不会多事,口中笑道,“怎么,嫣儿羡慕了?”

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

王语嫣怔了一怔,随即摇头道,“合家团聚,共享天伦,自然值得旁人羡慕,不过嫣儿觉得现在也很好,倒不用羡慕别人。”

慕容复心中一疼,张了张口,终是将到了嘴边的话语咽下去,转而说道,“好了,你先去招待客人,我就不出去了。”

王语嫣离去后,慕容复心中陷入沉思,高台寺既是西夏国的皇家寺院,那它的态度,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西夏皇室的态度,蒙古使团与高台寺牵扯不清,是不是表示西夏皇室与蒙古大元牵扯不清呢?

算计萧峰一事,西夏皇室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?还有蒙古使团的人掳走王语嫣又是为了什么?难道是赵强为了报复自己?

从昨晚王语嫣被掳的过程不难看出,他们的目标就是王语嫣,阿紫和段誉,不过是顺手而为罢了。

慕容复心中一连串的疑惑,百思不得其解。

忽然,他心中一动,想起了一个人,猛地一拍脑门,“我真笨,既然想不通,何不找个人问问。”

慕容复自语几句,随即起身朝外走去,但到得门口时,又转身走到窗边,翻身跃起,从窗口跳了出去,刚刚才说闭关疗伤,若是撞到段正淳,岂不是尴尬。

出了迎宾驿馆,慕容复问了几次路,才来到一座豪宅面前。

朱红色的大门,近三丈高的围墙,几乎可比王宫,匾额上刻着“大将军府”四个烫金大字,赫然便是征东大将军赫连铁树的府邸了。

所谓的“征东大将军”,正是当初西夏皇帝意在配合蒙古东进,募集大军所用的名义,后来一品堂在中原行动吃了大亏,而金、清、宋三国反应都很强烈,大有即便舍了蒙古,也要先将西夏覆灭的意图。

西夏皇帝大惊之下,急忙把“征东”二字去掉,改成了“大将军”,他也只是想浑水摸鱼而已,若是过多的吸引仇恨,定然不是一件好事。

门前两个士兵站得笔直,见慕容复靠近,立即出声喝道,“大将军府,闲人休得逗留,快走。”

慕容复讪讪一笑,“劳烦二位通禀一声,就说慕容复来访。”

二人一愣,彼此对视一眼,左边那人说道,“你先在这盯着,我去禀报大将军。”

不多时,那人匆匆回来,脸上多了几分恭敬之色,“公子请进。”

随即领着慕容复进入大将军府。

来到正厅,远远便见到厅口处站着一个浑身甲胄,身材魁梧,面带虬须的大汉,正翘首张望。

“启禀将军,人已带到。”士兵朝大汉行了一礼,说道。

随即他又要与慕容复介绍大汉,不过大汉却抢先一步,朝慕容复拱手道,“见过慕容公子。”

那士兵稍稍愣神,大将军何曾对人如此客气过。

“你先下去吧。”他还没来得及多想,耳边已经响起大将军威严的声音,当即告退。

慕容复深深看了眼大汉,微笑道,“你这日子过得不赖嘛。”

大汉脸上露出一副讪讪的笑容,“公子过奖了,赫连铁树生性暴躁,蛮横无礼,若是不装出这副样子,肯定会被人怀疑。”

大汉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慕容复派遣扮做赫连铁树潜入西夏的许贺。

这是一步很重要的棋,不到万不得已,他实在不愿启用这颗棋子。

“公子,这里人多眼杂,咱们去厅中叙话吧。”许贺说道。

慕容复自然没什么异议。

入得厅中,许贺立即双膝跪地,“属下许贺,参见公子。”

“好了,不用来这套,坐吧。”慕容复笑了笑,挥手道。

原本许贺要慕容复坐主座,但慕容复坚持坐宾座,许贺无奈,只好坐在他下首位置。

二人落座后,慕容复微笑开口道,“怎么样,做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,爽吗?”

许贺苦笑一声,“公子莫要取笑属下了,属下又不是做将军的料,还是在水晶宫的日子舒服。”

“哦?水晶宫束缚重重,规则森严,你还觉得舒服?”慕容复若有深意的问道。

“唉……”许贺叹了口气,随即开始大吐苦水,“相比起来,这假扮大将军更不好做,属下连做梦都不敢说话,生怕身份暴露,朝中更是危机重重,名义上我是风光无限的大将军,其实暗地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我,只要行差踏错,就会万劫不复。”

“更何况,”许贺顿了顿,有些幽怨的看了慕容复一眼,“公子也没告诉属下,原来宫中还有一个武功极高的老妖怪。”

“哈哈,”慕容复爽朗一笑,“再怎么难,你不也挺过来了,混迹了这么久也没有被拆穿身份,看来你小子是风生水起啊。”

许贺摇摇头,“只是装疯卖傻罢了,赫连铁树本来就是个粗性子,深得皇帝信任,才勉强蒙混过关。”

“好了,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,燕子坞不知道多少人想做你的事情。”慕容复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,话锋一转,说道,“说说你在西夏的收获吧。”

许贺心中一凛,当即正色道,“是,属下现在手上握有兵马三十万,其中能够替属下效死命的,大概只有十余万。”

“十余万么……”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之色,显然十余万这个数字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
要知道许贺口中的效死命,指的就是那些即便他反了西夏王国,也会毫不犹豫追随的人,短短一年时间,能有如此效果,已经相当不错了。况且以他大将军的身份,另外二十万也大有文章可做。

不料许贺脸上闪过一丝讪然,有些心虚的说道,“不瞒公子,这十万兵马中,大概有六成是赫连家族的子弟兵,所以才会对赫连铁树忠心耿耿。”

原来如此,慕容复心中恍然,不过还是欣慰道,“做的好,你现在就是赫连铁树,他们就是你的兵。”

许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听到慕容复的夸奖,登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,激动道,“这一切都是公子赐予的,属下不敢邀功。”

“好了,这些话就不用说了,本公子一向赏罚分明,对了,你的经脉好彻底了么?”慕容复白了他一眼,明明就是在邀功,还说什么不敢邀功。

“承蒙公子厚爱,事先赐下神功,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许贺答道。

说起此事,许贺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,当初他押送莽牯朱蛤出了问题,被慕容复废去一条手臂经脉,后来又传他部分神照经,这一年过去,总算是修复了经脉,而且功力大涨。

“假扮赫连铁树一事,你功劳甚大,待下次论功行赏之期,我会将剩下的神照经也传授与你,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慕容复自然能够看出,许贺天资不俗,仅仅是修炼半部神照经,便已达到超一流境界。

若是有了完整功法,迈入绝顶也只是迟早的事,当然,这与他从小筑下不俗的根基也脱不了关系。

“多谢公子!”许贺登时掩饰不住眼中的喜色,再次跪谢。

“起来吧,装模作样。”慕容复笑骂了一句,忽的心中一动,问道,“如果我要你凭借十万兵马,拿下王城,自立为王,能够做到吗?”

“这……”许贺微微一怔,细想了一会儿之后,才颇为为难的说道,“公子,现在就走这一步的话,有些操之过急了,成功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“怎么说?”慕容复眼中精光一闪而过,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“公子不要误会,”许贺急忙摆手道,“非是属下不愿意,实则这其中尚有诸多难处。”

“你且说说。”慕容复淡淡道。

关于作者

头像

admin administrator